「弦可道」,弓弦之道,追求的是:习琴始于指而养于心,练功始于腕而聚于神。优劣不是重点。逐高下者,术也。
网站首页

扫一扫
关注弦可道微信平台
官方淘宝店

品琴论道

当前位置:首页 >> 藏琴阁 >> 品琴论道

聆听我们自己的声音

 

    有很多人,一说起二胡就觉得很悲,很幽怨,听着想哭。其实二胡的音色是最能代表中国的一种声音,听听熟悉的≪二泉映月≫,联想当时的社会背景,当时的中国就是在流泪。所以中国的民族乐器最真实地反映社会实质的。我们可以通过聆听自己的声音,了解真实的自我。

    现在的中国真的很想让世界了解我们,很想让世界听到中国真正的声音。其实像中国这样的大国,有它自己的生存法则和文化脉络,它本身的文化魅力正在慢慢地吸引世界去听、去看、去了解。

    五千多年的中国音乐史,很少有中国音乐规模性输出的记载,也就是说中国的音乐只是用来自娱自乐的。对外不输出,不传播。完全靠自身的内在动力自由生长。也就是到了1930年,中国的京剧大师梅兰芳才把中国的戏曲带出了国门,让世界听到了中国的声音。从此开始了中国音乐走出去的序曲。

    那西方的声音又是在什么时候融入中国的呢?16世纪,明朝晚期,西洋音乐通过传教士传到中国。在利玛窦进京呈现给万历皇帝的礼品单中,有西琴一张,据考这是一架古钢琴。清初,传教士徐日升教授康熙皇帝西方乐理,并著有《律吕纂要》一书。五线谱也在这个时候传入中国。到了乾隆时期,在宫中还组建了一支西洋乐队,乐器有小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木管乐器、竖笛、木琴、风琴、古钢琴,演奏时戴西洋假发。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有很多的西方音乐家流亡到了的中国。在上海组建了一个公共交响乐队,这支乐队得到了当时政府的支持。在1908年成立了上海工部局乐队及上海交响乐团前身。这支乐团的成立体现了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民族文化的接纳和认可,当时的政府能做到以一种博大的胸怀接纳其他国家的文化艺术,这点是非常难得的。我们试想一想,如果中国的民族音乐家到其他国家,如加拿大、美国,由当地的政府组成一个乐团来演奏中国音乐,传播中国的民族文化,这可能吗?别说是一百年前,就是今天也是很难想象的。

    那中国为什么会如此容易接纳西方音乐呢?早在元、明、清时代就有大量的外国艺术家、传教士、冒险家,以及文化的输出者涌入了中国,抱着他们对本民族文化的信念和热爱,一代又一代的文化传播者们,用他们的青春、热血甚至生命,把西方的经典文化一点一点地传输到了中国。而当时的中国对音乐文化这样的“雕虫小技”不足为道耳。因此西方用来600多年的时间,在中国打下了它的文化基础。到了1910年,西方音乐开始全面登陆中国。

    那我们再看看现今中国音乐走出去和西方音乐走进来的对比,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文化艺术的对外交流与日剧增,每年都不断的发展。一直到2000年以后,中国的经济实力不断的提升,也促使中国文化艺术大量地走出去,并经常会看到我们在西方舞台上精彩的表演,国外的观众,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的观众抱以极其热烈的掌声和激动的欢呼声。每当这一时刻,我们这些艺术传播者的内心被感染了、陶醉了,“还是我们自己民族的音乐好啊!我们优美的民族音乐和文化的内涵深深地打动了他们,西方观众已经完全被我们的音乐、我们的文化所折服了。”真的是这样吗?我自1986年第一次出访到现在,近三十年的出访经历使我了解掌声和欢呼是西方观众对舞台表演的一种习惯性、礼节性的动作。很多观众也是第一次听中国音乐,这些国家还是对中国处于一种新奇和猎奇的心态,对中国都很不了解。记得在2004年我去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演出,当时的澳大利亚的总理霍华德观看了表演,演出结束后上台接见演员时他激动的拉着我的手说:“我真的没有想到,也真的第一次听到用中国的两根琴弦能演奏出如此美妙的声音。”一个国家的总理能给我的表演这么高的一个评价,我当时也是很激动的。但是你冷静去想一想:澳大利亚是一个非常发达的国家,他们的总理在2004年才第一次听到中国二胡的声音,第一次了解两根琴弦能发出这么美妙的声音。而二胡在中国已经有千年的历史,代表了中国民族文化中很重要的一个乐器。想到这里,你还会兴奋吗?我们应该清醒得认识民族文化还没真正的在世界行走,我们履行的责任还差的很远,真正对外输送中国文化的使命才刚刚开始。

    再看看西方音乐在中国的发展,据德国管弦乐协会的一个统计,全球大概有560余家交响乐团。德国有133个,因为德国是交响乐的故乡,有众多的作曲家、演奏大师和音乐流派的创始人,贝多芬、莫扎特、巴赫、贝拉姆斯等等一些名字就与德国紧密相连。美国有50个乐团,其中包括一些美国大学的乐团,这些乐团都是非常棒的。美国实际上是一个西方文化的综合体的代言,他是所有西方科技文化的集中体。美国虽然是一个外源文化国家,但是他的根即本土文化还是英国文化,英国文化也就是欧洲文化,美国实际上继承和沿袭了这种文化。排在第三位的就是中国,中国也近50个乐团,和美国相同,数量是英国和法国交响乐的两倍。中国现在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交响乐团?因为成立交响乐团是一个城市现代化进程的一个象征,拥有交响乐团代表这个城市文化和经济实力已经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因此交响乐团在中国可以说是蓬勃发展,欣欣向荣。

    这么一比较我们就看出中国式的这种“走出去”,是靠艺术家们一场一场的演出去输入。实际上是非常难的,真正的西方主流社会实际上是不接纳中国的传统艺术文化的,除了像中法文化年、中俄文化年、中意文化年这样特殊的情况下,才会把以中国文化为标志性的这些内容输入到他们的主流社会中去。那中国是怎么接受西方艺术文化的呢?中国成立了跟美国一样多的交响乐团,这是由国家、政府出资,由社会企业赞助,全民上下一股脑的来推崇西方艺术文化。而我们在美国开设了一个孔子学校,提供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让很多的西方人免费学习中国的汉字、中国的汉文化。这样一个免费白送的形式,还遭到了美国的排斥,觉得建立孔子学校在美国是不合法的。而我们不仅把在国外学习的优秀的学子学成回来组成乐团,甚至还把西方的很多演奏高手请到中国,要让他们把西方的经典文化传送到全中国。这样看来,两个国家的对于对方国家民族文化在自己国度传播的态度是不一样的,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的,也是一种完全不平等的竞争。

    另外,艺术人才的培养,也关系到中华文化的崛起。2000年以来,中国每年的新生儿超过1500万,按这个比例,每年学音乐的孩子至少有100万,这其中比较不错的占10%,也就是10万,在这10万中能够考入职业音乐院校继续深造的可能只有10%,就是10000个孩子,在这10000人中资质最棒的也就200个人,是可以承接当时年份中最重要的音乐传承任务的人。换句话说每年的这200个人是中国文化的基础、是血脉、是源头,但是往往我们这些最优秀的从事音乐学习的人才,都会在这年的“秋收时节”,被西方的一些著名的音乐院校齐刷刷的“选走”。现在留在中国的学子实际上都是“二类”人才。打个比方,茱莉亚音乐学院每年有7000万美元的奖学金,去报考的钢琴类的学子每年都会在几千人,参加考试的考生来至世界各地,包括中国、韩国、日本等亚洲非常精英的音乐学子们。在这些人中选出更优秀的一拨人,可能就30个钢琴手,这30个钢琴可能是这个年份中全世界最适合学习钢琴的。其他器乐同样以此类推。当然学校是非常好的,学习氛围也是很棒的,学子们也是很兴奋的,可以接受到全世界最优秀的音乐教育。但是最终这些音乐学子走出学校能从事音乐职业演奏的超不过10%,余下的就是在搞音乐教育、教学。如果长此以往,10年20年后,全世界最优秀的艺术人才,都去传播弘扬的是西方经典,那么,留下国内的从事中国民族音乐,或者是中国文化研习的学子们能有多少呢?虽然他们不一定是最优秀的音乐人才,但是他们留守在中国、坚守在中国。他们把自己民族的音乐文化进行着延续。这很值得尊敬。中国著名的小提琴教育大师林耀基和他的好友琵琶教育家李光华老师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小提琴再怎么厉害,在中国也是‘后娘养的’。而中国的二胡再怎么简陋,也是‘亲娘生的’。所以,我们真的要了解自己的过去与现在,才能看清我们的未来。我们只有不断地认清自己、坚守自己、强大自己,我们发出的声音才会精彩。这精彩的声音源于我们的生活,滋养着我们的生活,我们真的需要静静去聆听自己的声音。

 

上一篇文章: 国乐学习的内在追求
下一篇文章: 弦可道教你装二胡琴弦
返回上一页
官方微信号:xiankedao
扫一扫关注弦可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