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可道」,弓弦之道,追求的是:习琴始于指而养于心,练功始于腕而聚于神。优劣不是重点。逐高下者,术也。
网站首页

扫一扫
关注弦可道微信平台
官方淘宝店

弦可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弦语堂 >> 弦可道新闻

“太极琴侠”陈军传承国乐 持二胡走天涯


 他,出身世家,是当今中国最杰出的二胡演奏家;他,琴艺高超,是各国政要文化盛宴中当仁不让的国乐演奏代表;他,素养深厚,对中国的传统文化有着独到的深刻解读……
  他就是号“太极琴侠”,用阴阳二弦演绎天地和诣之大美的著名二胡演奏家陈军。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起国乐的传承,陈军忧心忡忡。他说他希望通过乐器找回中国人对传统的记忆,这是他作为世家子弟的责任,“这种事情如果我都不去做谁还能去做。”他说,他现在的理想就是身背一把琴,手抚两根弦,在国乐的江湖中自由行走。“像侠客一样,在江湖里不能永远高枕无忧地坐在那里喝茶,所有的人永远都拜你为大侠,而是要准备随时抽出你的剑勇往直前,我就用我的琴在这个江湖里驰骋。”

 

  品质---冰城人骨子里的诉求

 

  虽然来过哈尔滨很多次,但陈军说他以前每次来都是走马观花,“对哈尔滨的印象一直建立在听别人说的阶段,但从我接触的朋友来看,哈尔滨对我来说是一个充满期待值的城市。尤其是在音乐文化这个领域,我感觉哈尔滨有这么一拨群体,是愿意去感受音乐文化带给他们的高尚生活的。虽然平时展现出来的并不是很明显,但这种对品质的诉求是骨子里的。”
 
  陈军说,这是他头一次参加哈夏音乐会,“我知道它很有名气,我还特意看了一下今年的哈夏音乐会安排,内容非常丰富,门类设计很广,独奏音乐会、交响音乐会、民族音乐会、手风琴音乐会……能举行这么多种类的音乐会,把许多名家都请过来,说明这里有一定的听众群,从这些音乐会可以看出哈尔滨人对音乐的诉求,和多年来哈夏所做的努力。”

 

  与以前举行的音乐会不同,这次陈军在他的二胡交响音乐会中,涵盖了一些音乐会以外的新追求,“这次的音乐会从整体形态上,我不想让它觉得像西方,要让它感觉是一个中国式的雅集。大家在这种环境里是一种松弛的状态,决不是那种咳嗽也不能咳,说话也不能说,大气都不敢喘,多拍一声掌声都觉得你不懂的情况。我觉得如果音乐会本身够精彩、演奏够投入,观众就会被你吸引,就会报以掌声,或者在某个段落出现掌声,这不会妨碍这个作品的展现。所有人在你的音乐会进行过程中随着你的情感去感动,这是所有艺术家都追求的演奏状态,在音乐会结束后,走出音乐厅还能对你的音乐会娓娓道来。如果通过这场音乐会,观众能对传统文化有一个新的认识,或者通过我的诠释,能对传统文化有一个新的视角的话,我觉得这就是我参加这次哈夏的最大收获。”

 

  国乐---用乐器找回传统记忆

 

     陈军说,现在的国乐比较奇特,学的人比较多,但是一旦考上大学,学习就骤然而止了,“现在有很多特长生,还有很多考级的孩子,而我们考核的时候也是以技术来判断这个孩子是不是能够入取。其实,中国的国乐讲究的是品味其中的味道,而不是像西方那样讲究的是技术。为什么以前的中国文人拿起琴来就弹,因为弹琴不难,要的是感觉,中国的东西高级就高级在这儿,从你的一个音里就能听出你在想什么。”

 

    说起东西方文化,陈军说:“中国人对西方文化的推崇现在还在热恋期,过了这个热恋期大家就会回归,寻找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对于中国人来说粥和咸菜会比红酒牛排更适合自己的胃。现在所有人都在追求一种国际化的标配,但是到达某一点后,你会觉得还是中国的让你觉得更舒服。在这个文化热恋期,不要间断中国传统文化的脉络。”

 

    陈军认为,晚上用半个小时的时间抚抚琴、品品茗,这才是真正的中国式的休闲。“一杯中国式的茶,一根中国式的香,以琴会友,那才是中国式的休闲方式,我们还是要找到中国人自己的传统记忆,我的理想是通过乐器把这些找回来。”

 

  2013年7月,陈军创建了“弦可道”品牌,用陈军自己的话说就是“从此开始了我持琴走天涯到处布道的生活轨迹”,“现在这个时代突然有人做着几百年前的老行业,而且这一家人已经做了三代了,加起来有一百年的历史,这个事情只有世家子弟才会去做,因为我觉得我都不去做,谁还能去做!”

 

  琴侠---在江湖中勇往直前
 
  陈军从小随父陈耀星学琴,曾经当兵32年,现在,有着42年琴龄的他用“一个自由自在的老人”来打趣自己如今的状态。
 
  说起“太极琴侠”这一雅号,陈军说它来缘于武当,“我有缘去了武当山,在那里为武当文化和太极文化做宣传。我曾在紫霄殿做过‘乘物以游心·弦语道太极’的道场,与于丹一起论道武当山。她用语言来解释文化,我用阴阳来解释太极。我用三年的时间沉淀出一系列和太极有关的乐曲,其中就有一首《太极琴侠》。”

 

  陈军对《太极琴侠》的解读是“易太极,生两仪。天地乾坤,万象春秋。侠,有义有信,亦文亦武。琴,融世间梵音,源万物生灵。琴侠者,是以世间万籁而生之,太极阴阳而合一。纵万世繁华,莫诉情愁。”
 
  与他的解读一样,阵军说自己真正想找的是那种流浪艺术家的感觉,“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下一站在哪里,这种感觉才是一个演奏家必须具备的。作为一个演奏家,你要随时都有那种状态,像侠客一样,在江湖里不能永远高枕无忧地坐在那里喝茶,所有的人永远都拜你为大侠,而是要准备随时抽出你的剑勇往直前,我就用我的琴在这个江湖里驰骋。”

 

  传承---让国乐在生活中无处不在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陈军的夫人、著名琵琶演奏家刘珂一直在旁边静静地听着,听着陈军讲他心中的国乐、讲他自己的理想。当记者与她谈起“远大弦韵”陈军二胡交响音乐会上与陈军的合奏时,刘珂轻声细语地说:“以他为主我只是点缀,是葱花儿!”陈军马上更正说:“不是点缀,是画龙点睛。”
 
  陈军与刘珂的女儿妙妙今年10岁,4岁开始学二胡,有着祖辈的传承和演奏家父母的精心调教,现在她的一手二胡已经拉得相当精彩了。陈军说:“很多家长说这个行业不好,不敢让孩子来学,我还是叫她来学,通过我们这种家族式的传承,实际上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这么一代代传下来的。”
 
  说起国乐的传承,陈军表示,这个话题虽然有些忧心忡忡,但他要做的就是要把国乐传承下去。开完音乐会,阵军要在远大群力店做一个“弦可道”的全国首家门店,里面有中国的四样弦乐器:二胡、琵琶、古琴、古筝。“每个人都有一个乐器梦,其实演奏乐器并不是那么高不可攀,一旦你掌握了这些东西,作为一个中国人,你就可以在说汉语写汉字这种标配之外,又多了一个中国民族乐器演奏的LOGO,这是可以跟你一辈子的。”

 

  陈军是一个职业演奏家,他想通过商业行为来为国乐搭建一个另类平台。陈军的生活状态主要是靠演奏来维持的,他从不收学生,但是他说在哈尔滨的门店是个例外,“其实,我选择的这个行业是最不赚钱的,更多的是理想的光辉在支撑。两年以后如果这个店能继续下去,那就证明哈尔滨这块土壤是能够慢慢养起中国传统文化这一生命力已经晃晃悠悠的小草的,如果两年以后不行,我觉得作为我来讲也是有这份责任去做一次尝试的。”
 
  陈军说,他希望通过他的努力能真正让哈尔滨的国乐爱好者多一种选择、多一种享受,“真正做到音乐来自民间,又回到民间。音乐无处不在,那才是中国人的生活。”

 

上一篇文章: [好消息]7月4日陈军老师做客YY平台与琴友面对面分享交流二胡心得
下一篇文章: “远大弦韵”远大群力店之夜 陈军二胡交响音乐会奏响冰城
返回上一页
官方微信号:xiankedao
扫一扫关注弦可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