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可道」,弓弦之道,追求的是:习琴始于指而养于心,练功始于腕而聚于神。优劣不是重点。逐高下者,术也。
网站首页

扫一扫
关注弦可道微信平台
官方淘宝店

琴趣

当前位置:首页 >> 弦语堂 >> 琴趣

琴侠

 

    琴侠者是以弓弦为趣、以琴音为伴、以琴技为生的人,也可以说是一名以琴弦来传递情感的琴师。拉了这么多年的琴,越来越有一种想倾述、想表达、想沟通、想分享的愿望,这种愿望,感觉就象一种流淌在我血液当中的暗流,象一种徘徊在脑海中的足迹,如影随行,挥之不去,让我不吐不快,不语不畅。    

    为什么叫胡琴?传说是胡人传来的一种乐器,到了宋代与中华的稽琴相融合。便是最初的胡琴。但我的理解是:胡琴,是一个演奏状态。即古时候,人们在月光下演奏的琴。它是一种中国传统休闲娱乐的方式。它和我们现在的年轻人泡吧啊、上网啊、蹦迪等如出一辙。古时候的人们谈恋爱就是花前月下,晚上和心爱的人相约在月光下弹琴诵诗,借琴音诗意来互相表达爱慕之情。

    一种旋律的自然流淌,它也许是很久之前一段的曲子,只是一瞬间吹进了我的脑海里,我只是完成一个衔接和等待。也可能这段旋律,几百年后会吹进另一个人的耳里,他也会继续的衔接和连续。这就是这把二胡带过我的无限遐想,就好比一支烟、一杯茶、一句诗带给我的片刻愉悦感觉。语言此时已经显得非常平乏,表达不了我想抒发的情感。借由琴声才能完全表达内心的真实感受。

    侠,在字典中被解释为“旧社会仗着自己的力量帮助被欺侮者的人或行为”,侠客啦、侠女啦、侠士啦、侠骨啊,反正侠就是正义的化身,强者的象征。我想,做为一个男人,大部分小的时候都会有一个“侠客梦”吧,什么侠肝义胆、义盖云天!任岁月流逝,那些人物、那些故事,却刻骨入髓难以泯灭。这些记忆都是童年最天真最烂漫的梦想,是人生岁月弥足珍贵的“成长印象”。在现实生活中,常规意义上的“侠”是踪迹难寻的,但我们可以在精神层面,用侠的精神修心,用侠的规则行事,尽可能的圆各自心中的“侠客梦”吧  

    这琴与侠,一物一人,风牛马不相及啊,我怎么就硬生生的把这二个物件给放一起了呢?话说:世间万物,自有可寻不可寻的源由,亦有可知不可知的去处。这“琴侠”的想法还真有个由头。    

    那是2009年6月6日,我登上武当山参加一次《乘物以游心,弦语道太极》的文化与音乐的对话节目。我记得当时顺着长长的石阶信步而上,青山、翠柏、鸟鸣。赏心悦目、气旷神怡!即使是这样,当在山顶的紫霄殿坐定,左手搭弦、右手拉弓,我没有感觉这次的演奏有什么与众不同。但是,当一个个烂熟于心的音符序列而鸣,一挥而就的旋律鱼贯而涌,有一种音乐厅演奏截然不同的回声浸入耳系,敲击我的耳膜,那种音律很缓很轻,间阶却很实很稳,有树、有叶、有水、有风,逐渐,逐渐,千山万壑、空谷齐鸣,说不出是什么魔力,让人松筋懈骨,沉醉其中。我被这美轮美奂的天簌之音所牵系,手上的琴、掌中的弓也仿佛被点穴般复活了一样,不再是我去指派弦的发音,而是琴音在牵动我的指腕翻转,与这殿内殿外的精灵共舞,那么默契、那么和谐,那么让你找不到语言可以形容,却能感知并融入其中。我仿佛变成了琴的眼睛,看到了它的前世来生; 或许又是琴赋予神力,让我的灵魂穿越时空。

    一曲终了,琴还在我的膝上,却觉得掌中湿涩,心中敞亮。说到这里,应该是有人觉得是故弄玄虚了。其实,现今的人类处在一个外部环境与内部思维越来越纷杂的状态中,我们甚至到了离了信息不能活的程度,难以甚至再也不可能感知身体潜在的信号;而古时候,天寂地空,没有机器、没有卫星,天、地、人相互干扰很少。琴静人安,屏息静坐,慢慢地去体验和感受身体所发出的一种微妙而神奇信号。 

    正是基于对客观存在事物的尊重和平日的感悟种种,我的武当之行或许只是起到了神奇钥匙的作用,如同我们平日常说的:茅塞顿开、醍醐灌顶;一语惊醒梦中人这样的意思。我对琴、对乐、对人生有了一种异于平常的感悟,“琴侠”的念头油然而生。琴侠者,手中的不是剑而是琴,他是以琴为器,抒发情意。把所有的侠客之气,通过手中的阴阳二弦,尽情挥洒。琴侠者,懂得进退,懂得寻找天、地、人之间的平衡点。琴侠是理想,是追求。是那一瞬间的人琴幻化。我就是要去孤独地追求我心中的琴侠。

上一篇文章: 舞秋
下一篇文章: 维也纳金色大厅音乐会陈军——《战马奔腾》
返回上一页
官方微信号:xiankedao
扫一扫关注弦可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