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可道」,弓弦之道,追求的是:习琴始于指而养于心,练功始于腕而聚于神。优劣不是重点。逐高下者,术也。
网站首页

扫一扫
关注弦可道微信平台
官方淘宝店

闲言弦语

当前位置:首页 >> 弦语堂 >> 闲言弦语

曲如人生 《二泉映月》背后的故事

 

只要是了解一点二胡的人,都知道《二泉映月》这首曲子。只要是听过这首曲子的人,都会被它那特有的旋律,深深地吸引。今年是阿炳诞辰120年,而这样一首有着许多传奇的曲子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呢?

【本文通过分析各种记载,聆听老艺人的口述回忆,以及自己40余年的习琴感悟,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追溯一段我心中的二泉故事,请各位看官,观而自酌。】

一、 道观学艺

  1893年9月19日,在江苏无锡的一所大道观“雷尊殿”中,阿炳出生了,他的原名叫华彦钧。为什么阿炳会生在道观之中呢?

  相传“雷尊殿”的当家观主华清和,擅长演奏二胡、三弦、琵琶等乐器,其中以琵琶演奏最为精通,人称“铁手琵琶”。当他在演奏这些乐器的时候,其动听的旋律,深深地吸引者一位来道观帮工的女子。这位女子常常痴迷于这琴声,痴恋于这抚琴之人。这就是阿炳的母亲吴氏,他们的情感在这美妙的音乐之中紧紧地凝结在了一起。阿炳就是这一感情的结晶。

  但是,在当时的那个年代,阿炳的出生,给华清和与吴氏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尤其是吴氏,作为一个私生子的母亲,她饱受了封建礼教的精神凌辱,在阿炳四岁时,忧郁而死。失去了母爱的阿炳,开始随父亲学习音乐。

  其实阿炳在道观里,接触最多的是道教音乐和乐器演奏。他的父亲在这些方面给了阿炳最直接的教诲,最真切的传授,最实用的演奏技术。道教音乐中有许多的曲牌,在做法事的时候,它们有着各自不同的用途。在当时的那个年代,所有的这些曲谱都是靠口传心授的。因此,绝好的音乐记忆力,是掌握道教音乐曲牌和乐器演奏的先决条件。阿炳,就是这样一个有着超强音乐记忆的神童。在他的脑海中,记刻着他所听到的一切音乐,一切他所喜欢的声音。这在他以后的创作中,能够充分地感受到。

  1906年,阿炳13岁时,已经能够熟练地掌握二胡、三弦、琵琶和笛子等多种乐器的演奏技艺。阿炳的这种能力,一方面是受其父亲的影响和熏陶,另一方面,也说明阿炳在乐器演奏这个领域有超人的悟性。                                                                        

1909年,阿炳16岁时,他的艺术才华和音乐表现力,已经得到了无锡道教界的一致公认。并正式开始参加道家法事音乐的活动。由于他在琵琶、二胡等乐器演奏方面出众才能,并且还拥有一米八的身高,长得也一表人才。由此,而被大家一致誉为“小天师”。这时的阿炳,在他的人生之路上可谓是春风得意。我们很容易想象当时的那种情景:作为一名年轻潇洒、才华出众的艺人,当他每次完美地演奏之后,那些惊叹、赞美之声不绝于耳,大家都十分期待着阿炳带给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惊喜!

  每一个人,在他年轻的时候,都很难清醒地认识自我。当你被所有的美誉包围的时候,你会感到很幸福。当你持续地、不断地听到同样的赞美之词,你也一定会相信那是真的。

  阿炳当时是一个年轻人,由于他在音乐表演上的成功,使他已不能满足于现有的音乐表现手段。他需要去寻找更多的艺术元素,来充实和完善它的音乐表演。阿炳在这个时期,表现出对道教音乐以外所有其他音乐的浓厚兴趣。他不顾父亲和道教长辈们的指责,终日与浪迹天涯的民间艺人混在一起,并时常出没于许多风月场所,去聆听那里的音乐,去寻求各种的感官刺激,去体验精神上的霎那满足。

  1913年,阿炳20岁时,父亲患病去世了。他成为“雷尊殿”道观里的主持,开始操持这个道观。开始的时候,道观的香火很盛,但由于阿炳沉溺风月,吸食鸦片,最终祸及双目。被赶出了道观!

从此,阿炳结束了25年的道观生活。在这期间,他用童年的聪颖,打下了音乐学习坚实的基础。他用少年的智慧,把自己锻造成为一名,功力扎实的民族乐器演奏家。他用青春的冲动和荒唐,断送了他的双眼和道观的生活。

二、  流浪艺人

  1918年,阿炳离开了生活了25年“雷尊殿”,开始了他流浪艺人的生涯。虽然说在生活方面阿炳落入了人生的低谷,终日为衣食而劳碌,但从他的精神上却得到了一次自由的放飞,他可以无拘无束地展示他所喜爱的音乐。在那个时期,阿炳虽然双目失明,但他在乐器演奏方面的造诣已达到了很高的境界。

  阿炳主要是演奏二胡和琵琶两种乐器。当时的二胡是用丝弦演奏的,不像现在我们所看见的二胡用的是钢弦。因此在演奏时加大了难度。为了吸引更多的观众,阿炳所演奏的二胡曲,无论在技术表演和音乐表现力上都是超前的。例如:寒春风曲,听松和一些即兴演奏的乐曲,都运用了二胡四个八度的区域。用丝弦演奏二胡的高把位是非常难控制的。阿炳是将二胡夹在两腿之间演奏的,这样可以有效地控制二胡上的杂音,提高二胡的穿透力。

  阿炳的表演是非常吸引人的。他不光有器乐演奏,还把一些有趣的新闻编成小曲,唱给大家。因此他需要掌握和了解许多新闻故事,还要不断更新曲目,增加表演手段。久而久之阿炳的表演吸引了重多的观众,他的知名度也在无锡城不断地提高。

  大家都知道了这位双目失明的艺人。因为他和善的性格,大家都很乐意结识他。这其中有一位叫黎松寿。他们家和阿炳住得很近,因此,很小就认识了阿炳,还经常会和小伙伴们一起在“雷尊殿”及阿炳的住处玩耍。因为他经常听阿炳的演奏,所以对二胡产生浓厚的兴趣,并开始学习。阿炳也亲切地称呼他为“松倌”。在黎松寿的回忆中,阿炳对二胡是非常爱护的,他常说:“吃饭家什碰不得”,阿炳的这句话,能使我们感受到他视乐器为生命一样。黎松寿这个人,对于阿炳来说是有着重要意义的,这一点我们稍后会说到。

  在这个时期,阿炳结识了一位纯朴的乡下女子崔娣,他们两人相依为命,结为夫妻。据说:经常会在无锡的街头巷尾,看见一位身上满是补丁的女子,搀扶着阿炳,背着二胡和琵琶缓缓地走来。我们可以现象,这时的阿炳,穷困潦倒,唯一可以支撑他生命活力的,是他的音乐。而这位女子则是他生活中唯一的情感寄托。

  在我们现代的环境下,要想成为一名职业演奏家,其平时的生活也是非常单调的。除了每天长时间的练琴以外,还要为每一场音乐会,苦苦地寻求音乐与技术两方面的全新突破。而这种突破是非常困难的。许多的演奏家用毕生的精力,也很难寻找到器乐演奏的真谛。因此,在这种艰苦的追寻过程中,每一点希望的光芒,都会点燃艺术家心中的那团火焰。这就是演奏家的宿命。这就是演奏家的生命动力。

  阿炳在这一点上是幸福的。虽然他的双目失明了,但他在音乐创作和演奏方面的灵感是灿烂和明媚的。尤其在他25到40岁的这一时期,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地涌现出崭新的音乐形象,使他每天的表演都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音乐元素。据他自己说:这些曲子叫“依心曲”它是从心底深处流淌出来的情感体验。而这一种音乐是最能打动观众的,也是所有演奏家们可遇而不可求的。

  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幅画面,一位带着墨镜,穿着长衫的艺人,当他在演奏时,每一个音符,每一句旋律,都能使周围的观众为之动容。而他每一个超难度的技巧,都能使大家为之震撼。在他的每一次即兴表演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赞不绝口。他就像上天赐给我们的乐器之神,给当时那些过着平淡生活的人们,带来无限的心灵抚慰。

  阿炳用他特有的音乐,为大家带来了快乐。但是这并没有给他的生活,带来物质上的改善。就这样年复一年,慢慢地,阿炳音乐上的灵感消失了,音乐创作的思路枯竭了,他的演奏越来越趋于平庸。这对于阿炳是非常痛苦的。

  有一天,阿炳的二胡皮被老鼠咬破了。他相信这是上天给他的暗示,让他放弃乐器表演。从此阿炳就再没有拉琴了。(道士出生,相信天意)但是我认为:阿炳之所以放弃它钟爱的音乐,是因为他太追求艺术上的完美了,他不能忍受没有内涵的音乐,他不能听到那些苍白的声音,他是在默默地等待,他是在默默地积累,阿炳需要有一种力量把他重新唤醒!

三、  成就经典

  1949年4月,无锡解放了。阿炳的命运也将面临着一次历史性的变化。前面我们说过阿炳有一位好友叫黎松寿。1948年黎松寿先生在南京古林寺国立音乐院进修,向民乐大师储师竹先生学习二胡。有一天黎松寿去回课,因为天冷,他就在外面活动手指,无意中拉了一段旋律。这凄美的旋律深深地吸引了储师竹先生。储先生把这一件事告诉了杨荫浏先生,杨先生听了这些片断的旋律,当即决定去寻找这首曲子的原创者阿炳。(江南的地方小调旋律)1950年正逢杨荫浏先生担任全国民间音乐搜集,录制,和整理的工作。他首先考虑去无锡录制阿炳的音乐。(杨荫浏:音乐教育家,刘天华的学生。)

  当他见到阿炳,和阿炳说明了他来录音的原因,并表示有意请阿炳去北京的音乐学院担任二胡教授。种种的条件给了阿炳再次拿起琴的冲动和动力。他和杨荫浏说: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拉琴了,手都生了。你给我三天的时间,我重新恢复恢复。就这样,阿炳从乐器店买了一把二胡,并借了一面琵琶。再次走上街头,演奏起那些他记忆中的曲子。

  这时的阿炳心情是非常复杂的。久违的二胡,给了他无数的回忆,熟悉的旋律一次次让他心潮澎湃。同时,对于未来生活的憧憬又使他异常的兴奋。在这种复杂的情感交织中,阿炳经过三天的准备,走到了那台钢丝录音机旁,开始了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次音乐记录。

  阿炳一口气录了三首二胡曲。当他听到录音的回放时,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他听了许多遍回放后,对于二胡的演奏,他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的手太生了,没有拉好!让我再准备半年,从新来录!”于是他和杨荫浏先生商量好半年后,重新补录。

  另外在问及这些二胡曲名时,阿炳给其中的两首定名为《寒春风曲》和《听松》。而另外一首,他称之为《依心曲》。就是说这首曲子的演奏随心所欲,有感而发,依心而就。但是杨荫浏先生认为没有曲名的乐曲不好流传。他和阿炳说:广东音乐中有一首《三潭印月》,你的这首在无锡创作的曲子就叫《二泉映月》吧!阿炳当即点头表示赞许。当晚阿炳还录制了《大浪淘沙》等三首琵琶曲。

  录音后的三个月,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民间音乐家阿炳,离开了我们。终年57岁。25天后,他的妻子崔弟也追随阿炳,离开了人世。而那次录音就成了阿炳的绝响。

  1951年,天津人民广播电台首播《二泉映月》,1956年,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阿炳曲集》,1978年,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率波士顿交响乐团访华,演奏弦乐版《二泉映月》,1983年,阿炳墓迁往无锡锡惠公园,并为他建碑塑像。1994年1月24日,由无锡市人民政府在原雷尊殿道馆的基础上修复阿炳故居。《二泉映月》开始为广大听众所了解,并逐渐成为二胡曲中的经典和华人音乐的典范。

四、  演绎内涵

   《二泉映月》我们已经听过很多版本了,从阿炳先生的原版,到现代二胡演奏版,以至于经过改编的弦乐版,交响版,合唱版。我们似乎可以清晰地梳理出一条音乐的脉络。基本理解是:二胡版的《二泉映月》,有其内在的风骨,充满历史的沧桑。表现出那种苦难的生活背景和一丝悲凉的意境。而弦乐版的《二泉映月》,给人一种平静而祥和的听觉感受,有一种用音响来勾勒景致的特性。这两种版本在当今的演奏中,有各自欣赏的群体。

   但是我认为阿炳在录制完这首曲子时,就告诉我们,这个录音并不是他心目中最完美的版本。也就是说,阿炳对这首乐曲有更深层次的理解,他所录制的带有粗糙感的演奏,很容易使我们联想到,在黑暗社会,饱受磨难的艺人发自内心的呐喊。这真的是阿炳所要表现的吗?

阿炳作为一个艺术家,他的内心情感绝不是单一的,他的演奏也不能用一个“悲”字而简单的概括。阿炳的人生轨迹是丰富而历经变化的,他的演奏和他的创作是充满想象力的。

   我们应该了解,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是不会为了生计而沿街乞讨的,也不会在人前示弱。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只能算是音乐乞丐,他的音乐也不可能有光彩。而一个艺术家,无论他的生活多么落魄,但他的音乐是充满灵性的,他的内心深处一定是孤傲的。他的演奏水平是令人称奇的。每次上街演奏,他是在寻找心灵上的满足。这种享受艺术的快感和动力,才是维持阿炳不断演奏下去的真实原因。

   因此,当阿炳的内心得不到新的灵感时,他就一定会放弃演奏。这也说明他不是为了生计而演奏的。他一定是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得到过在现实生活中不曾有过的快乐。所以可以肯定地说:阿炳的音乐是美的,是在寻求快乐的。

《二泉映月》成为大家公认的经典,这样一首作品我们一直以为是阿炳专门创作的,其实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创作。阿炳在演奏这首曲子时,融入了他一生中所有的音乐积累。可以说,他是把最原始,最直接的一些音乐元素,通过自己的理解,贯穿于这一首作品之中。

  无锡的锡剧,在当地家喻户晓。其中那些甜美的唱腔片断,可以在《二泉映月》这首作品中找到它们的影子。锡剧唱腔中的恬静,细腻。和那种美的像流水般的旋律,非常适合二胡。阿炳一定是想让我们听这样的音乐,一定是想给我们感受这样的艺术。但是因为他只有三天的练习时间,不足以恢复到最佳的演奏状态,所以给了我们一种听觉上的错觉。但这种错觉没有影响这首乐曲的深厚内涵。不过,我还是希望,随着阿炳的人生更立体的呈现在我们面前,《二泉映月》的演奏也将更加全面,更加贴近现实地揭示出它的另一层内涵。

  我相信,随着我们思想的不断多元化,我们将更全面地理解这首作品,更准确地演绎《二泉映月》中深藏着的另一面。这个传奇般的故事还将继续。

上一篇文章: 刘天华,二胡因你而改变
下一篇文章: 于丹对话太极琴侠
返回上一页
官方微信号:xiankedao
扫一扫关注弦可道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